[Ward Visit] (HKU Department of Psychiatry 5-Day Tour[DAY4])

今天我們很難得有機會可以參觀三個不同的精神病房, 住在精神病房的病人有少數,因為並不是每一位精神病病人都需要住院,大多數都是情況比較嚴重的,可是精神科醫生都不建議病人在醫院裏住太長的時間, 因為不希望他們脫離正常的日常生活,所以當他們病情好轉時便能出院 。首先我們參觀的是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病房, 這個病房的病人年齡由五歲到十五歲不等,大約一至三人一間房。我們一走進去, 看到在我們左邊的是一個給予病人娛樂的地方, 那裏除了有電視, 也有足夠的活動空間給病人走動、活動,甚至設有遊戲機,譲他們有不同選擇。兒童及青少年病房有自己獨特的時間表, 這個病房就設有玩遊戲和看電視的時間, 讓兒童住院也有機會可以玩自己喜歡的電子遊戲。這些時間表規定了病人一天的活動, 他們需要跟隨時間表的時間準時作息。 兒童及青少年病房裏亦設有一個專門為病人特別設計的安靜室, 那間房閒四周圍都是有軟墊的,給他們有冷靜的空間 ,亦保障他們的安全。 其中令我最深刻的病房, 是一個設計给過度活躍病人的房間, 那裏只有桌子和椅子,但沒有其他傢俬,例如床, 給他們更大的活動空間,減低他們緊張的情緒。

參觀完兒童及青少年的病房後,我們便去了下一站――老人精神病房。長者的病房大多由1-6人組成。據註冊護士Ada所說,長者們平時的活動其實也挺多的,除了可以看電視,打電話,玩拋球活動手腳外,因入院的長者較多的都是患有認知障礙症,為了阻止病情惡化,定期會舉辦一些懷舊活動。例如,圍在一起討論以前是怎樣過節日,以前節日會吃的食品等等。除此之外,為了防止認知障礙症病情惡化,院方還會舉辦一些活動,令長者可多動腦筋,例如簡單的數學問題,同時院方也十分鼓勵長者打麻將,因為這樣不但可動腦,也可動手。與其他的病房一樣,長者的病房也有著自己獨特的時間表,上面清楚列明一日的行程。同時,它的牆壁上也有一些给家屬的建議和教導,幫助家屬學會如何去幫助和對待患有精神病的長者。

在參觀老人病房的尾聲,我們到去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――那就是腦震盪的甦醒室和手術室。可能大家一直對腦震盪的治療抱有誤解,認為這是害病人,會令病人的病情惡化,其實不然。首先,需要做腦震盪手術的病人一般都是病情已不能靠藥物來控制,而腦震盪手術則是令病人的一些不正常的腦波調回正常的頻道,雖然這個手術會伴有副作用――記憶錯亂,但這是暫時的,之後會恢復正常,絕對和電視劇和小說所說的不一樣,並不是一些傷害病人或懲罰病人的東西。

參觀完長者的病房後,我十分感概。我想象中的病房是吵吵鬧鬧的,或是不太乾淨,總之和一般病房是十分大分別,可是我錯了。首先他們的居住環境其實很不錯,而且十分乾淨沒異味。他們整體上來説都是較為安靜的,而且整個病房的氣氛也沒想象中壓抑,反而牆上還貼了很多畫。實話實說,要不是我知道自己是去了患有精神病的長者的病房,我可能分不出,因為其實他們看起來和一般人無異樣。同時,我也擴寬了自己的知識,原來腦震盪手術的作用是如此大等等,真的是獲益匪淺,大開眼界。

到了我們今次參觀病房的最後一個目的地–女成人精神科病房, 一般病房設有六張病床,地方比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病房和老人精神科病房大。 此外,它和其餘兩種病房一樣,都有個別的時間表, 精神科護士告訴我們其實這只是一個參考,不會強迫他們,但如果他們能夠大致遵守,相信病情已有一定改善。 一進入病房,映入眼簾的是一條長長的走廊, 右邊為護士站, 是平日護士工作的地方, 而左邊的病房有一位護士坐在門口,經查詢後發現原來是給一些情況比較嚴重的病人住的, 方便護士照顧病人。 繼續往前走, 經過一些病房後, 看到了一間與別不同, 是一間為十五歲以上,但又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而設的, 護士解釋是為了保障青少年的安全, 避免發生兒童及青少年被非禮的事件, 雖然病房的大小和病人比例比一般的大, 但病人每次需要離開病房都需要由護士陪伴,缺乏自由度。轉右後,通道的牆壁上有一些有關藥物的資訊的壁報, 向入院病人解釋藥物的用途以及不能停止服藥的原因,藉此讓一些不願意服藥的病人說服自己服藥。 走到盡頭有大廳和數間的病房並排著, 大廳的佈置簡樸, 護士特別介紹客廳裏的電話, 她指以往醫院不會批准病人使用電話, 因為我怕他們胡亂使用, 但現在發現若病人有正常社交的習慣,表示他們的病情有所改善。除此以外,他們經常會有不同的活動可以參與, 好像製作手工和畫畫, 讓他們可以放鬆。

直到這裏我依然覺得他們與平常人沒有多大的分別, 其實精神病的病人都有自我照顧的能力 , 只是有些時候不能控制自己 。 這次的病房參觀 改變了社交媒體給我精神病病房一概的印象, 我一直認為需要住進醫院的精神病病人的情況十分嚴重, 說得粗俗一點就像是瘋瘋癲癲的,但這只是一般人的誤解,只要放下偏見、成見,不要標籤化他們,其實他們也是人,他們只是患有一個需要時間才能改善的病,這是我今次研究體驗最大的得著。

written by Chloe Yue(兒童及青少年的精神病房),Cindy Chan(老人精神病房),Katie Yue(女成人精神科病房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